L-5通信机

编辑:把住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11:35:39
编辑 锁定
美国L-5 步哨 通讯联络机,是美国康维尔史汀生(Convair Stimson)公司研制的三座民用轻型飞机,1940年首飞。1941年,美国陆军采购6架进行试用。1942年,根据试用结果,确定改进后用于作战地联络和通信,军用型号为O-62,稍后改为L-5 步哨 。军用型与民用型的主要区别是,加大了发动机功率,扩展了机体。
中文名称
L-5 “步哨”通讯联络机
服役时间
1942年
国    家
美国
研制单位
美国康维尔史汀生公司

L-5通信机发展沿革

编辑
战争的紧迫性让美国军方感到,理想的轻型联络和观测机不仅要具备“鹳”式的特点,也不能花费太多的经费和时间重新设计,机型结构必须简单可靠以利于快速生产和就地维护。“航行者”尽管表现不俗,但还得按作战要求进行改进。此时,史汀生已经与另一家航空企业伏尔提公司(Vultee)合并,不过这倒没有影响对“航行者”军用版的开发。新机型延续单发高上单翼的布局,除了改装军用机电设备,仍保留民用型的大量零部件,但机翼部分由原来的铝制结构改成强化过的木质翼肋加蒙布,可节省具有战略价值的金属材料。机身内部以焊接钢管为骨架,座舱为纵列双座形式,窗口的布置还增加了驾驶员和观测员的全方位视界,并拆掉前起落架的整流罩以适应粗糙的起降场地。动力方面选择功率为 138 千瓦的莱康明(Lycoming)O-435-1 型六缸空冷发动机,驱动双叶木质螺旋桨。所有这些改动都考虑到尽量不影响工厂现有生产线上的流程和设备,可以迅速转入量产。
这架工厂型号为 Model 76 的新机型于 1941 年 6 月 28 日首飞,对测试结果颇感满意的美国陆军航空军(USAAF)甚至跳过通常所需的评估阶段,直接与伏尔提-史汀生公司签下首批 275 架的生产合同,并赋予军用编号为 O-62“哨兵”(Sentinel),到 1942 年 4 月调整编号时也相应地改名为 L-5,并获得军方的追加订单,平均价格约为每架 9,500 美元。除首批 O-62 外,L-5 基本型累计生产了 1,538 架,其中有 300 架后来配备有医疗器材以备前线急救之需[1] 

L-5通信机衍生型号

编辑

L-5通信机L-5A

原计划升级发动机和电气系统,但因相关部件供应不上而搁置下来,未实际投产。

L-5通信机L-5B

为提高战地运载能力,其机身容积被扩大到可装入 90 千克的货物,或者放置一具担架以运送伤病员。为此还在右侧机身上开设了一个 1.8 米宽用铰链固定的舱门,后座观测员的位置和窗口以及部分操纵机构也随之作出调整,共生产 712 架。部分 L-5B 将固定起落架改为双浮筒结构,便于在水上起降,由于气动外形发生改变,还在机尾下部加装一块腹鳍板来增加稳定性。

L-5通信机L-5C

与 L-5B 基本相同,另在机身内的弧形支架上安装一台福尔摩·格莱弗勒克斯(Folmer-Graflex)的 K-20 型航空相机,驾驶员或观测员均可操作相机执行侦察任务,有 200 架投入服役。

L-5通信机L-5D

原计划改进 L-5 的机翼翼型以提高操纵性能,但只进行过工厂原型机测试,没有获得生产订单。

L-5通信机L-5E

与 L-5C 基本相同,另对机翼控制面作了改动,可通过手动方式将襟翼再放低15°来提高低速性能,后座观测员的位置也有所变化。该型号的产量为 750 架,其中部分 L-5E-1 对轮胎和刹车系统进行过加大加固,增强在前线简易机场的起降能力。

L-5通信机L-5G

在 L-5E-1 的基础上换用 142 千瓦的莱康明 O-435-11 型发动机,部分改用可变桨距的金属桨叶,时速略有提高,但重量也相应增加。此外还改装了 24V 的无线电设备,加强与地面部队和其它飞机的联系。军方共订购 900 架,不过到二战结束时实际只生产了 115 架。

L-5通信机技术特点

编辑
除了机上乘员的自卫武器,L-5 属于无武装的军用飞机,不过在必要时也可携带小型炸龘弹对敌方进行骚扰性的轰炸行动。1944 年,一些地勤人员曾给 L-5 做过加装武器的可行性试验,在机翼两边的支架上各安装一根 60 毫米口径的火箭发射管,配以电点火装置,发射出的火箭可用来标示目标位置或攻击地面的软目标,不过这种临时改装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L-5通信机性能数据

编辑
美国L-5 步哨 联络机,翼展10.36米,机身7.34米,机高2.41米,空重703千克,总重916千克,时速209公里,升限4815米,航程676千米,乘员2人。

L-5通信机服役事件

编辑
L-5 的基本型被非正式地称作“观测型”,从 L-5B 到 L-5G 则被统称为“救护型”。各种型号的“哨兵”产量达到 3,590 架,仅次于派珀公司的 L-4“蚱蜢”(Grasshopper),是二战期间使用最为广泛的第二号轻型军用飞机,活跃在从北非到意大利、从英伦三岛中欧平原、从东南亚密林到太平洋群岛的广大战场上。USAAF 曾先后调拨 306 架 L-5 给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其中大多数型号更名为 OY-1,有 18 架 L-5G 更名为 OY-2(Y 为伏尔提-史汀生与联合飞机公司合并后的企业代号),主要在太平洋战区的海军陆战师中使用。另外,根据租借法案,美国也向英国提供了 40 架 L-5 和 60 架 L-5B,英方分别定名为“哨兵”Mk.I 和“哨兵”Mk.II,均配属于中国-缅甸-印度战区的作战部队。
在各种复杂恶劣的战场环境下,小不点“哨兵”凭借出色的性能担负起令人惊异的“多面手”的角色。就象后来的直升机那样,L-5 不仅可以执行空中侦察、火炮校射、接送要人和急件等常规任务,还能架设通讯线路、牵引滑翔机、渗透敌后、撤运伤员,在紧要关头为被孤立的部队输送急需的弹龘药、食品和医药等补给。尤其是在难以修筑常规机场跑道的丛林、山陵和海岛地区,L-5 深受同盟国官兵的喜爱和信赖,被亲切地称作“飞行吉普”或“丛林天使”。
二战结束后,状态完好的各型 L-5 除了有些移交给“友好国家”使用外,大多仍留在美国陆军、新独立的空军(USAF)和海军陆战队中服役。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时,“哨兵”是最早被派往战场的美军飞机之一,曾赶在朝鲜人民军进攻汉城前搭载南方伪总统李承晚逃出险境。在朝鲜战场上,L-5 通常用于执行前进空中控制(FAC)任务,后来逐渐被北美 LT-6G “德克萨斯人”和塞斯纳 L-19“捕鸟犬”(Bird Dog)所取代,海军陆战队的 OY-2 还加装火箭进行过对地支援。经过十余年的战争考验,大部分“哨兵”从 1957 年起陆续退役,转入民防空中巡逻队(Civil Air Patrol)从事训练和搜索救援工作直到 1970 年代。少量保留军籍的 L-5 和 L-5G 在 1962 年 9 月按照美国国防部新修订的军用编号规则分别改名为 U-19 和 U-19B,但没过几年也结束了它们的军旅生涯[1] 
从1946年起,国民党空军陆续接收驻华美军的该型号飞机,除用于战地联络和通信外,还用于新飞行员训练和新到驻地的飞行员熟悉地形。
L-5“步哨”联络机四视图
1946年4月20日,国民党军第9战区司令部1架L-5 步哨 联络机,自徐州飞往济南途中因气候原因迫降于河北清河县解放区,成为人民解放军的战利品。
此后不久,又有2架国民党军L-5 步哨 联络机起义。
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在各地还缴获了多架L-5 步哨 联络机。
1949年8月15日,人民解放军飞行中队在北平南苑机场组建时,装备了1架L-5 步哨 联络机。
一个多月后,受阅飞行梯队第6分队分队长兼长机飞行员方槐驾驶美国L-5“步哨”联络机飞越天安门上空,参加了开国大典的阅兵式。
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时,全军共有性能良好的L-5 步哨 联络机5架,待修理的3架。1950年7月空军调拨给民航3架,1976年最后2架在空军退役。
1949年1月12日,国民党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教育处上尉副官高全诤驾驶1架美制L-5通信机,从杭州起飞,原计划飞往徐州,因天色昏暗,没能发现,只好在安徽宿县双石铺河滩上迫降。
1949年2月2日,国民党民航局上海龙华空中交通管制站助理管制员李愚和上海虹桥机场指挥塔台管制员刁家平,从上海驾驶1架美制L-5通信机起义,起飞后因机械故障在上海以北坠毁,2人受伤,后经地下党安排,2人从地面到达解放区[2] 

L-5通信机总体评价

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广泛使用L-5 步哨 联络机,主要承担侦察、校射、通讯、救护、滑翔机牵引等任务,深受美军士兵的喜爱,被美国大兵亲切的称为“空中吉普”。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