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国

编辑:把住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1 11:35:5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罗冠国,革命烈士。男;汉族,湖北阳新人;1903年出生于一户殷实人家。1926年8月,首届中共阳新县委成立,当选为县委执行委员,负责宣传工作。9月,中国国民党阳新县党部成立,他又当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1930年3月,就任中共阳新县委书记。5月下旬,中共鄂东特委成立,当选为特委执行委员。1934年3月,任中共龙湖瑞中心县委书记。1935年春,率游击队在瑞昌开展游击战争。部队在红花园宿营时,突遭反动民团包围。在突围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
中文名
罗冠国
别    名
罗乃铭、罗家泰
国    籍
湖北阳新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湖北阳新
出生日期
1903年
逝世日期
1935
职    业
军人
信    仰
共产主义

罗冠国人物生平

编辑
罗冠国[1]  出生于一户殷实人家。7岁,入私塾,16岁,到大冶教会学校读书。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特别是受到爱国主义和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对帝国主义奴化教育和文化侵略产生反感,毅然离开教会学校,返回乡间读书。1923年,邻村在外地求学的进步青年罗伟等,利用假日回到家乡宣传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思想,带回《新青年》、《向导》、《共产党宣言》等进步书刊,在知识青年中产生极大反响。从这些书刊中汲取知识,开拓视野,逐步产生变革社会的强烈愿望。1924年1月,罗伟、曹大骏等串联一些有志青年,在龙山镇组建了阳新最早的秘密革命团体 “龙山文化促进社”(简称“龙山书社”),他报名参加为会员,积极参与书社的各项革命活动,成为书社中的活跃分子。在罗伟、曹大骏的教育和培养下,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8月,首届中共阳新县委成立,当选为县委执行委员,负责宣传工作。9月,中国国民党阳新县党部成立,他又当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9月21日,北伐军第七军攻克阳新,从此,阳新的工农革命运动由秘密走向公开,根据县委和县党部指示,他负责领导福丰地区的工农运动。1927年7月,蒋、汪合流后,阳新的工农运动转入地下,他被迫暂时转移外地。11月,阳新县委成立,立即返回家乡,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在福丰区筹建革命武装。1926年8月,福丰区委正式成立,任区委书记。10月,阳新县委在汪颈武村召开扩大会议,他被选为县委执行委员。1930年3月,就任中共阳新县委书记。5月下旬,中共鄂东特委成立,当选为特委执行委员。与此同时,鄂东特委派他化名鲁连担任中共广济中心县委书记。1931年2月,广济中心县委和红九团被国民党十四师包围于老祖山。他和红九团团长张克勋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散突围,辗转来到阳新革命根据地。鄂东特委决定留下他,担任阳新县委书记。5月,当选为鄂东特委执行委员,并任彭杨学校校长。1932年6月,鄂东南苏维埃政府成立,任常务委员、文化部长兼秘书长。8月6日,鄂东南道委召开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会议选举他为道委执行委员和宣传部副部长。10月4日,鄂东南苏区的中心龙港失陷,道委决定以富水为界,分设河南、河北两个指挥部,并任命他为河北指挥部政治委员。1934年3月,任中共龙湖瑞中心县委书记。1935年春,率游击队在瑞昌开展游击战争。部队在红花园宿营时,突遭反动民团包围。在突围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1-2] 

罗冠国人物事迹

编辑
罗冠国,又名罗乃铭、罗家泰,化名鲁连,1903年出生在湖北省阳新县福寿镇叫罗家大港坪。
罗冠国的父亲罗友林,勤劳刚直,嫉恶如仇;母亲心地善良,秉性温和。父勤于外,母佐于内,同生产,从而成为当地有名的殷实人家。罗冠国是独子,自幼聪明机灵、活泼可爱。父亲抑强扶弱、不甘逢迎和母亲乐以助人、朴实无华的品格,对罗冠国形成刚直不阿、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脾性,以及对劳苦大众极富同情心的品德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
罗冠国7岁在堂兄罗文利处启蒙,后在舒吐玉先生处就读。他酷爱文学,擅作诗歌,深得师生钦佩。舒先生见他学习刻苦用功,成绩出众,便向罗友林夫妇建议,让罗冠国到大冶教会学校去学习。随着年岁的增长,特别是受到爱国主义和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和熏陶,他逐渐意识到教会学校腐蚀并毒害了不少青少年,因而对这种奴化教育和文化侵略,他十分反感和不满,并毅然离开教会学校,仍回到舒先生处读书。
1923年,邻村在外地求学的罗伟等进步青年学生,利用节假日回乡期间,在福寿地区宣传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罗冠国极感兴趣,是个积极的听众和热心的参加者,并开始探索革命真理,逐步产生了变革社会的强烈愿望。
1924年1月,共产党员罗伟、曹大骏串连了罗冠国等一些有志青年和学生,在龙山镇石应高村的一所小学堂里集会,组建了阳新最早的秘密革命团体——“龙山文化促进社”,罗冠国第一个报名参加。在罗伟、曹大骏的积极培养下,他与石海山等几个积极分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阳新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
入党后,罗冠国的革命热情倍增,在学习之余,经常走村串乡,深入到各家各户,访贫问苦,进行宣传发动工作,努力提高农友们的阶级觉悟,组织农友们起来同豪绅地主作斗争。至1925年夏,福丰地区已先后建立了“文化促进会”、“除毒会”、“妇女放足会”等革命群众组织,一个以提倡新文化、打倒土豪劣绅、禁烟除毒、妇女放足为中心内容的反封建斗争逐步开展起来。为紧密配合革命斗争,罗冠国先后创作了《想起长工真可怜》、《中国八大敌》、《劝郎禁鸦片》、《工农团结把土豪打垮》、《放足会》、《劝夫革命要认真》等革命歌曲。这些歌曲在群众中的广泛传唱,起到了很好的宣传鼓动作用。1926年3月,福丰地区开始建立秘密农会,标志着该地的农民革命运动已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1926年8月,首届中共阳新县部委(后称县委)在县城成立,罗冠国当选为执行委员,负责宣传工作。同月,中国国民党阳新县党部成立,他又当选为执行委员。9月21日,北伐军第七军在李宗仁率领下,攻占了阳新。自此,阳新的工农革命运动由秘密转向公开,更加猛烈地向前发展。根据县部委和县党部的指示,罗冠国仍回福丰区领导工农运动。他在县委书记罗伟的直接领导下,首先建立了区党部和区农会。为了开创工农运动的新局面,他亲自带领农会会员和农民群众镇压了北庄屋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的陈汝龙、陈汝虎两兄弟及大土豪吴作超,为农友们报了仇,雪了恨。
在大力开展工农运动的同时,罗冠国十分注重党组织的建设,先后培养和吸收农运中的积极分子罗长发、罗为政、罗文利、罗相宜、罗品正等人入党,从而发展和壮大了党的组织,进一步加强了党对农民运动的领导。罗冠国对党和人民赤胆忠心,一心扑在革命工作上。他拟标语,写传单,发告示,编歌曲,每天工作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因此,福丰地区的革命运动是全县开展得最好的地区之一。
1927年2月27日,以朱仲?为头目的阳新反动势力向革命发动了猖狂的反扑,灭绝人性地将成子英等九位同志活活烧死,制造了震惊全国的阳新“二二七”惨案。罗冠国等共产党人,不畏强暴,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他及时创作了《阳新惨案》、《曹大骏搬兵》等几出戏,愤怒地控诉了土豪劣绅和贪官污吏所犯下的血腥暴行,歌颂了九位烈士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歌颂了曹大骏等共产党人奋不顾身、英勇奋战的崇高品德,表达了阳新这农大众继承革命烈士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这些戏的演出,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和好评,使广大群众受到生动的教育和巨大鼓舞。在九烈士革命精神的激励下,阳新的工农运动更加迅猛发展。据1927年5月初统计,全县11个区,1258个村,全部建立了农民协会。会员由原来的七八万人猛增至约30万人之多,居全省之首。
蒋汪合作,汉宁合流后,阳新的豪绅地主、贪官污吏等反革命势力,公开扯起白旗,纷纷建立“清乡会”等反革命组织,疯狂地向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致使阳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归于失败,革命被迫转入地下。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下,罗冠国遭到反动当局的通缉。在党组织和广大群众的帮助下,他安全转移到外地。[1] 
1927年11月,中共湖北省委鉴于阳新、大冶地处鄂赣要冲,东临长江天险,战略地位重要,为迅速恢复该地的党组织及其活动,特派胡朝珠、项充如到阳大地区,建立了阳大县委,统一领导阳新、大冶两县的革命斗争。罗冠国得到这一信息后,异常兴奋,立即返回家乡,很快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配合党组织做好宣传发动工作。
1928年1月10日,国民党阳新反动当局,对落入他们魔掌的中共阳新县委书记罗伟惨绝人寰地处以五马分尸的极刑。罗冠国不顾个人安危,化装赶到刑场——县城太尉巷,目睹了罗伟坚贞不屈、慷慨就义的英雄形象,对反动派的法西斯暴行,深感悲愤。他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创作了《罗伟就义》的剧本,颂扬了无产阶级英勇战士的崇高精神,揭露了敌人的血腥罪行。至今,阳新人民仍然记忆犹新。[1] 
罗冠国的父亲,因儿子参加革命于1927年底被敌人逮捕入狱,在狱中受尽了折磨。1928年2月虽具保获释,但不久便含愤去世。对父亲过早的去世,罗冠国悲痛万分。为永远怀念这位可敬的老人,他亲自撰写了墓志。墓志充满着对旧社会的切齿痛恨,对慈父气节的敬仰,表达了誓将“妖氛尽扫”和“一雪吾父之恨”的决心。
罗伟的牺牲,父亲的去世,使罗冠国在精神上受到莫大的创伤,他化悲痛为力量,全力以赴地投入革命工作。一方面,他到村村户户深入发动群众,大力发展党组织;另一方面写信给在外地的共产党党员,要他们速回乡参加革命斗争。隐蔽在南京兵工厂的吴一峰接到信后,就立即返回家乡,并带回了几支枪,为建立革命武装,开展武装反“清乡”斗争准备了条件。到1928年8月,福丰地区的党员迅速发展到近200人,建立了29个党支部。在此基础上,正式成立了福丰区委,由罗冠国任区委书记。从此,福丰区的“四抗”斗争、反“清乡”武装斗争风起云涌,蓬勃发展。[1] 
1929年3月,福丰区税收官舒逢迟,企图破坏“四抗”斗争,在汪武颈一带继续敲诈勒索农民。罗冠国率领赤卫队,迅速将舒捉拿归案,就地召开群众大会,镇压了这个反动分子。之后,“四抗”斗争的风暴席卷全区,契约簿据尽被烧毁,一切租债全被抗尽,广大劳苦民众奔走相告,欢欣鼓舞。接着,根据县委的指示,罗冠国进一步将“四抗”斗争引向建立革命武装,开展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政权的新阶段。他率领农民武装先后镇压了国民党“清乡”委员罗乾元、罗超基及其走狗罗克海,以及江家垅的大恶霸陈世益等13个反动分子。石正村的反动富农石思友,是罗冠国的叔伯妹夫,茅山许村的许继魁,是罗冠国的干爸,他们依仗与罗冠国的关系,曾暗中勾结民团残害百姓,破坏革命。罗冠国看到揭发材料,怒火万丈,异常气愤,严令赤卫队立即将石、许捉来,公开审判,坚决镇压了他们。他的这种不徇私情、大义灭亲的举动,使广大干部、群众深感钦佩,深受教育。[1] 
1930年5月,阳新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胜利召开,[2]  成立了阳新县苏维埃政府。这是鄂东南地区第一个建立起来的县级工农民主政权。罗冠国任县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长。这次大会通过的《阳新县苏维埃政府组织条例》、《目前政治形势与苏维埃区域的任务决议案》、扩大武装斗争决议案》、《暂行教育法令》等文件,多数是由罗冠国和程恒贞、石海山起草的。这些重要文件,不仅对阳新的土地革命斗争,而且对整个鄂东南土地革命斗争,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指导意义。[1] 
1930年5月下旬,根据党中央指示,在太子庙正式成立了中共鄂东特委,由吴致民任书记,罗冠国当选为执行委员。鄂东特委管辖阳新、大冶、鄂城、通山、黄梅、广济、蕲春、蕲水、瑞昌、武宁10县,直属党中央领导。因黄梅中心县委书记曹振亚牺牲,加之敌人郭汝栋部对蕲黄广地区发动了疯狂的围攻,致使该地区的党组织和革命力量遭到重大损失。为尽快恢复、健全蕲黄广地区的党组织,鄂东特委决定撤销黄梅中心县委,建立广济中心县委,任命罗冠国为书记。罗冠国肩负党的重托,不畏艰难险阻,带领一支40余人的游击队,立即渡江北上,在田家镇,与前来接应的广济县委书记倪赭香接上了关系。随即他们召开会议,组成了以罗冠国为书记,竺文峰为组织部长,倪赭香为宣传部长的中心县委,领导蕲黄广地区四县的工作。中心县委机关设在广济之大金铺。[1] 
罗冠国年富力强,精力充沛,富有组织宣传才能,再加上他工作深入细致,能密切联系群众,善于团结广大干部一道工作,因此蕲黄广地区党的组织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特别是同年7月红十五军一部挺进蕲黄广地区后,革命形势发展得更快更好。[1] 
六村,是广济东南乡封建势力最强的地域,有孙、苏、董三大姓,各有数百户。三大姓的劣绅,都是极端反动的。拔除这个反动据点,对整个广济县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具有重大意义。因此,广济中心县委调兵遣将,紧密配合红十五军四、五纵队攻打六村。然而,六村位于龙坪、武穴之间,四面环水,易守难攻。难怪民团头子董明岳、董玉珍等猖狂叫嚣:“打得过六村、龙武似穿针;打不过六村,赶你回阳新。”[1] 
罗冠国与县暴动委员会派遣部分精明能干的赤色先锋队队员分别潜入六村,作为内应。同时将革命武装兵分三路,于1930年8月31日凌晨空然发起猛烈攻击,打得守敌措手不及,激战数小时,革命武装胜利拔掉了这个反动据点,活捉了董明岳、董玉珍等反动头子,缴枪200余支,子弹3000多发。[1] 
1930年8月中旬,广济县委执行委员解朗辉前往福祥区开展工作,路过高家村时,因叛徒告密而被捕。先关押在梅家岭,后押送到县城梅川。罗冠国得知解朗辉被捕后,十分着急,立即召开县暴动委员会会议,商讨攻占县城,营救解朗辉的作战方案。22日晨,革命武装兵分三路对县城发动猛攻,战斗仅2小时,击溃守敌,占领县城,残敌往武穴方向逃窜。可不幸的是解朗辉已被团总吴冷阳秘密杀害。对于解朗辉的牺牲,罗冠国万分悲痛,连夜创作了《解朗辉殉难》这出戏。接着。他又与周祥林一起来到烈士家里表示亲切的慰问。他对解母说:“你十月怀胎,对解朗辉的牺牲一定更加难过和悲伤。但是,他为革命而牺牲是无比光荣的,我和朗辉亲如兄弟,我也是你的儿子。现在形势相当紧张,让朗辉静静地安息吧。等形势好转后,我们再来隆重地追悼他。”[1] 
1930年9月,罗冠国化装成小贩到黄梅开展和指导工作。他与黄梅县委负责人周维帮一起,深入到大河铺一带了解党组织和土地革命的情况。随后,他又到蕲春曹家河,住在王明达的店里,在此秘密发展了一批党员。11月,他与王明达一起回到广济,立即同邹一清到刘六西庙儿嘴找刘佑予研究工作。时值严冬,大雪纷飞,大白湖北港结了冰,他们在刘佑予家住了五天,帮助健全了该地的党组织,并吸收刘培元、刘禹益、兰世裕、兰世秋等人入党。[1] 
1931年1月,敌第十四师陈诚部在宋天佑、宋维新等地方反动势力的配合下,由叛徒张汉水作向导,向苏区军民凶残地发起了进攻。他们所到之处,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见洞就炸(避难群众躲藏的山洞)。残暴的敌人在黄梅的北门山上,一次就屠杀了黄、广两县干部、群众达600余人,使整个蕲黄广地区笼罩在腥风血雨之中。红九团和党政机关也被敌围困在方圆不足10里的老祖山上。中心县委书记罗冠国、红九团团长张克勤召开红军和各县负责人紧急会议,并作出了分散突围的决定。罗冠国机智勇敢地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终于冲破了敌人的道道封锁,辗转到了阳新革命根据地。他及时向鄂东特委汇报了蕲黄广地区的严峻形势。特委根据党中央重新调整苏维埃区域的指示,鄂东与鄂南即将正式划归湘鄂赣省委领导,而蕲黄广四县划归鄂豫皖省管辖,故决定将罗冠国留下,担任阳新县委书记。[1] 
1931年5月,鄂东特委根据湘鄂赣省委的指示,在阳新龙港正式成立,罗冠国当选为特委执行委员,并兼任彭扬军校校长。次年6月,根据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的决定,鄂东南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龙港余家祠召开,正式成立了鄂东南苏维埃政府,罗冠国当选为苏维埃政府常委、文化部长兼秘书长。[1] 
为加速苏区文化教育事业的建设,罗冠国深入鄂东南各县城乡,广泛深入地进行调查研究。在此基础上,1931年于7月19日以文化部长的名义,发出了文化部第一、二号通知,即关于“开办模范列宁小学”和“开办小学教员研究所”的通知。[1] 
小学教员研究所,是专门培养小学师资的。当时,虽然正处在战争频繁,物质异常困难的时期,但罗冠国等负责人克服重重困难,培养了大批小学教员,使苏区的文化教育事业得到了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仅阳新一县就开办了775所列宁小学,有小学教员1002人,入学儿童达30900余人,占适龄儿童的62%,这在阳新的文化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为“训练参加苏维埃革命斗争的新后代,并在苏维埃革命斗争中训练将来的共产主义建设者”发挥了巨大作用。与此同时,红军教育、干部教育、专门教育、社会教育也都得到普遍发展。俱乐部、列宁室、工农讲演所、新剧团都相继建立起来。这不仅提高了广大工农兵的科学文化知识,而且为党政军机关输送了大批干部,从而有力地推动了土地革命斗争的深入发展。[1] 
1932年8月2日,鄂东南道委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在龙港隆重召开,罗冠国担任大会秘书长。在这次会议上,他被选为道委执行委员和宣传部副部长。10月4日,龙港失陷,彭杨学校改为随营学校,仍由罗冠国任校长。在敌人第四次“围剿”中,整个鄂东南苏区被分割成四块。因此,道委和北路指挥部重新调整了苏维埃区域。同时,为便于军事上的指挥,决定在北路指挥部之下分设河南、河北两个指挥部,任命罗冠国为河北指挥部政治委员,柳润泗为指挥长,统一领导和指挥河北警卫师(后改名为河北师)及阳新(富河以北部分)、大冶、鄂城等地革命武装的军政训练和军事行动。[1] 
1933年10月,罗冠国率领河北师一部攻打阳新太子庙“铲共团”的两个中队(分驻太子镇前后街的碉楼里)。河北师兵分两路,同时发起攻击,打得敌人首尾不能相顾,迅速将其全歼。是年冬,河北师与红三师协同作战,全歼了国民党驻鄂城马家铺之敌一个营,缴枪200余支和一批军用物资。年底,罗冠国出席了道委在石门召开的扩大会议。会议总结了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的经验,部署了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工作;会议决定集中优势兵力,消灭驻木石港的国民党新七旅李宗鉴部,以打通富河南北苏区的联系和发展新苏区。[1] 
1934年1月中旬,根据石门会议的决定,鄂东南主力红军完成了对驻木石港之敌的战略包围,分别由红三师、河北师、赣北师主攻木石港、何志恕、湖田畈守敌。赣北师首先攻占湖田畈,紧接着,罗冠国、柳润泗指挥河北师向何志恕发动攻击,在赣北师的及时支援下,胜利攻克了何志恕,全歼守敌。最后,三支红军队伍合击敌驻木石港之老巢,亦获全胜。这一仗,炸毁敌碉堡13座,歼敌三个整营,俘敌800多,缴获长短枪1200余支、机关枪20多挺,恢复并发展了木石港及其周围的苏区,开辟了大德山新苏区,从而使龙湖瑞中心县委所辖苏区扩大了2/3。这是鄂东南军民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这一重大胜利,不仅极大地鼓舞了鄂东南军民夺取反“围剿”斗争的斗志和信心,而且扩大了红军,改善了军备,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1] 
但是,木石港之战的胜利,也使红军主要领导人叶金波、罗冠国等产生了骄傲自满情绪和轻敌思想,后来没有坚决执行道委和北路指挥部的指示和命令。他们自作主张,在木石港休整了七天(道委和北路指挥部指示三天),贻误了战机,并给敌以喘息的机会;他们还擅自改渡富河,向黄沙进军(道委和北路指挥部指示经瑞昌向龙燕进军)的错误行军路线,致使红军在王文驿遭重敌伏击,损失惨重。对此,罗、叶等主要负责人应负领导责任。但是,道委和北路指挥部在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下,没有能作出实事求是的正确处理,而是无限上纲,视罗、叶为“改组派”,予以羁押,一再严审。
在这莫大的冤屈面前,罗冠国、[1]  叶金波始终坚持党的实事求是的原则,既承认和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又坚决否认自己是“改组派”。同时,他们丝毫没有动摇对党的信任,坚信党组织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的,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革命坚定性。
1934年2月,罗冠国的“改组派”问题终于得到解决。3月,原龙湖瑞中心县委书记钟承兴叛变革命,鄂东南道委随即任命罗冠国为中心县委书记。担任中心县委书记后,罗冠国一如既往,全力以赴投入到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去。他深入各地领导和帮助工作,恢复和健全了四个区委。他还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到瑞昌的五团、徐源、横立、湘赣等白区从事秘密工作,建立党的组织、恢复那里的革命活动。到10月红军作战略大转移时,大德山、东头山、后垴山苏区,依然屹立在鄂东南根据地的东方。[1] 
1935年春,罗冠国率领一支游击队有瑞昌开展游击战争。一天,他们在红花园宿营,被反动民团包围。在激烈的突围战中,他身先士卒,奋勇向前,不幸壮烈牺牲,时年32岁。[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烈士 人物